關于我們

《藝術新聞/中文版》由現代傳播集團與 The Art Newspaper 的國際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創刊以來,在中國藝術領域的爆發期,以其國際性、專業性與前瞻性的發展定位,取得了長足而迅速的發展,不僅成為華語世界發行量最大的藝術媒體,同時推出的數字版“藝術新聞iArt”也是移動客戶端下載量最大的中文藝術媒體,每日更新的數字媒體App “iArt藝術新聞”與微信公眾號“藝術新聞中文版”在藝術圈具有深入而廣泛的影響力。


聯系我們

《藝術新聞/中文版》
北京市朝陽區工體東路甲2號中國紅階1座4樓 郵編: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email protected]

廣告

國際客戶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email protected]


國內客戶經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email protected]

他把狄公案與秘戲圖帶到了全世界:高羅佩的“中國心”

Feb 03, 2015   張宇凌

1、在書房中撫琴的高羅佩

在書房中撫琴的高羅佩

2、高羅佩_狄公傳_法英西語

各國版本的《大唐狄公案》小說封面。1949年,高羅佩將以唐朝名臣狄仁杰為主人公的小說《狄公案》翻譯成英文在東京出版;1958年,他繼續以狄仁杰為主人公創作推理小說集《大唐狄公案》(Judge Dee Mysteries),在倫敦出版,此后暢銷全世界

2-1、高羅佩狄公案插畫

荷蘭文版的《大唐狄公案》插圖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暨重慶博物館近日獲贈了一批來自荷蘭高羅佩家族的收藏。高羅佩(Robert Hans van Gulik,1910-1967),荷蘭漢學家,同時也是一位外交家和小說家。他通曉15種語言,1935年起被荷蘭大使館派駐亞洲,先后在日本、中國、印度等地任職。1943年至1946年,高羅佩在中國戰時首都重慶任荷蘭駐華使館一等秘書。正是在這里,他找到了自己的終身伴侶水世芳,也結識了許多中國文化界的名流,并成為終身摯友。高羅佩一生鐘愛中國文化,琴、棋、書、畫皆造詣不凡,除了在中國書畫、古琴研究等領域留下卓越成果,他還以創作《大唐狄公案》系列偵探小說和對中國傳統秘戲圖的研究而蜚聲國際。

3、三峽博物館高羅佩廳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為高羅佩家族捐贈的藏品開辟了“高羅佩廳”,并在廳內復原了其書房“尊明閣”

高羅佩去世后,其大部分文物捐贈給了母校萊頓大學,少部分文物保存在其后人手中。據三峽博物館學術委員會主任黎小龍介紹,高羅佩家族與三峽博物館的接觸始于2011年。因為某個研討會的契機,黎小龍與高羅佩的子女相識,對方主動提出愿意將高羅佩文物捐贈給三峽博物館,留在高羅佩曾經生活過的這座城市。總計116件/套的高羅佩家族捐贈文物中包括高羅佩在重慶留下的珍貴照片,他鐘愛的古琴、書法和版畫收藏,他著作的部分學術作品和狄公小說,以及他生前的書房陳設用品和文玩收藏等。這批藏品,足以構成全世界除荷蘭萊頓大學之外的第二大高羅佩公共收藏。

向往遠東文化的荷蘭外交官

4、高羅佩肖像

除了漢學家的身份,高羅佩還有一個著名的身份是外交家,而這也給他了解亞洲各地文化提供了便利

高羅佩幼年時曾隨父親在荷屬東印度住了9年。小時候,家中擺放的中國花瓶以及上面的中國文字,使他對中國文化產生了興趣。自16歲起,他便開始學習中文;1933年,他進入烏得勒支大學攻讀中文、日文、藏文、梵文和東方歷史文化;25歲時他已獲得博士學位。高羅佩的博學多才,此時已初露端倪。

在許多文章和介紹中,人們總是強調他的文化身份:漢學家,收藏家和作家。但其實高羅佩從來沒有想成為一個象牙塔中的學者或高校里的教授。自結束學習生涯后,他就決定成為外交官,去往他向往的遠東和中國。

高羅佩作為外交官的生涯開始于1935年5月3日。當時他被派往東京的荷蘭公使館。在日本的生活,讓高羅佩從生活方式上真正地進入東方。除了與日本女性的共同日常生活,他的活動還深入到古董店,黑社會,溫泉,酒館,妓院等社會的各個角落。高羅佩原本就十分不愿意參加那些只是為了“讓人看到”的雞尾酒會,也不屑于由此而獲取外交圈內部的情報。在吃穿住行上全面日化,使他從“最廣闊的層面”來了解日本。這也是高羅佩不同與其他漢學家和外交官的主要特征。

交際達人:通過中國人了解中國

5、在重慶撫琴

高羅佩在重慶時結交了很多文化人士,他深愛古琴,加入了重慶本地的“天風琴社”

1942年,二戰全面爆發,高羅佩不得不隨使館人員撤回荷蘭。而由于對遠東,特別是日本的了解,他被調往非洲盟軍總部,執行秘密情報參謀的任務,采取措施對付日本間諜在同盟國的滲透。也正是在這個時期,高羅佩贏得另一個工作機會,前往他最向往的國度。1943年3月5日,他乘飛機飛越喜馬拉雅山,首次踏入了中國的國土。

在重慶,他作為大使館一等秘書,仍然以他的個人特色:即對當地社會的最全面地進入,執行別人難以企及的外交任務。而高羅佩的能量又絕不僅限于此。他曾經向大使遞交了一份當時屬于絕密級別的報告:《中國的秘密團體生活》。報告不僅詳細梳理了從北方的白蓮教,西部的哥老會,南部的三合會到東南沿海的青紅幫的歷史和現狀;還涉及許多軼事奇聞,比如,蔣介石和杜月笙的“師徒”關系;馮玉祥雖然被稱為基督徒將軍,但在哥老會中居高位;宋美齡搞新生活運動,想去上海清除妓院煙館卻被杜月笙軟禁的經歷。

高羅佩的同事回憶說:“高羅佩在民眾中的一切階層有許多渠道……他生活在各種不同的圈子里,對他來說,更重要的是對中國文化,中國人和其‘生活方式’更深入的理解。”

如何成為中國人:娶一位中國太太

高羅佩與夫人水世芳

高羅佩水世芳夫婦與子女

有一個“家”,是傳統中國人的定義之一,想要成為一個中國人的高羅佩正是在重慶實現了這個重要的步驟。在重慶荷蘭使館工作時,他愛上當時在大使館任秘書的水世芳。水世芳的外祖父為清末名臣張之洞,父親水鈞韶曾在德國和法國擔任外交官,也曾經在清政府的鐵路部門任要職。高羅佩這樣形容自己的選擇:“要和一個西方妻子永遠幸福,這種可能性是很小的。實現個人幸福的最大可能性在于我應該與一個亞洲女人,尤其是一個中國女人結婚。”

在高羅佩對遠東真相的探求中,女性也永遠是最重要的引領者。在日本,他的長期女友勝桑使他“不僅認識了由傳統支配的復雜的日本社會生活形式中不成文的微妙法規,也認識了日本人的生活方式本身”。勝桑使高羅佩進入了東方的思維內部,而水世芳則使他在更大程度上成為了一個中國人。他們的夫妻關系是傳統中式的,高羅佩自己這樣記載道:“即女人主內,所以S.F.(世芳)忙于內部事務,對外部事務不很感興趣。這意味著我們從來不談論我的辦公室工作,也從不談論我的學術活動。當我單獨出去時,她不問我要去哪兒,當我回來時,也不問我干了些什么。”

這段婚姻一直延續到高羅佩去世。在高羅佩生病住院期間,他曾對醫生瓦爾肯斯談過他們的婚姻,他認為如果把東方人的聰明智慧和西方文明結合起來,就會產生一種特別的東西,他補充說,“我想那是你能夠結合起來的最美好的東西”。而水世芳則評論高羅佩說,除了外表,他是一個徹徹底底的中國人。撰文/張宇凌

高羅佩漢學著作

《硯史》(原作者:米芾)譯本,北京,1938年

《琴道》,東京,1940年

《中國琴論隨筆》,東京,1941年

《嵇康及其琴賦》,東京,1941 年

《東皋禪師集刊》,重慶商務印書館出版,1944年

《秘戲圖考——明代春宮圖,附論漢代到清代中國的性生活》,東京,1951年

《Siddham:中日梵文研究史》,那格浦爾,1956年

《〈棠陰比事〉:梨樹下的兩樁相似案件,一本13世紀法學及偵查教科書》,萊頓,1956年

《中國繪畫鑒賞——中國及日本以卷軸裝裱為基礎的傳統繪畫手法》,羅馬,1958年

《書畫說鈴》譯本,貝魯特,1958年

《中國古代房內考——中國古代的性與社會》,萊頓,1961年

《中國長臂猿——中國動物傳說札記》,萊頓,1967年

高羅佩為研究中日繪畫中的猿的形象,飼養了數只小猿,并在回到荷蘭后寫作了《中國長臂猿——中國動物傳說札記》

猿的形象也出現在高羅佩的《大唐狄公案》中

圖片提供: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高若蘭(高羅佩外孫女,Dee Projects創始人)

5位玩轉電子游戲的極客藝術家

這5位海內外玩轉電子游戲的藝術家,為了表達現代生活,他們把目光轉向了電子游戲和游戲技術,并永無止境地尋找他們的藝術方法和工具。

TANC VIDEO | 影像之選
PHOTO GALLERY | 圖片專題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

新疆35选7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