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我們

《藝術新聞/中文版》由現代傳播集團與 The Art Newspaper 的國際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創刊以來,在中國藝術領域的爆發期,以其國際性、專業性與前瞻性的發展定位,取得了長足而迅速的發展,不僅成為華語世界發行量最大的藝術媒體,同時推出的數字版“藝術新聞iArt”也是移動客戶端下載量最大的中文藝術媒體,每日更新的數字媒體App “iArt藝術新聞”與微信公眾號“藝術新聞中文版”在藝術圈具有深入而廣泛的影響力。


聯系我們

《藝術新聞/中文版》
北京市朝陽區工體東路甲2號中國紅階1座4樓 郵編: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email protected]

廣告

國際客戶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email protected]


國內客戶經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email protected]

一位天才的誕生,中國迄今最大規模畢加索展覽于UCCA開幕

Jun 15, 2019   黃格勉

35“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展覽現場

36展覽現場的《自畫像》?1906年秋

北京。6月15日,以1893至1921年的早期創作的時間段為核心,對畢加索成為現代主義大師的生涯路途進行全面回顧的巴勃羅·畢加索作品展“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在北京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呈現。這場中國迄今為止最大規模的畢加索展覽,著力刻畫藝術家從早期到中期的藝術成長經歷,覆蓋了1881至1973年廣泛的各個不同風格時期的作品,囊括繪畫、雕塑以及紙上作品等多種媒介。

37“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展覽現場

38展覽現場照片中的畢加索(右一)與朋友們,圖片來源:TANC

“對于UCCA而言,此次展覽標志著我們實現了自2007年創辦以來即秉持的一個夢想,我們不僅展示當代藝術的最新發展動向,而且通過展示現代大師的創作,來審視當代藝術的根基。我們相信,畢加索的故事與我們中國的觀眾是相關的,因為這里的獨立個體仍在繼續應對創造力、獨特性和革新性的挑戰。”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館長兼CEO田霏宇表示。

39 40“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展覽現場

 

“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特別關注畢加索在不同時期互相交疊的風格運用,注重呈現畢加索的多樣技巧在同一創作階段的并行不悖:古典具象的學院派畫法、對于命運的憂郁思索、原始主義的靈感來源、立體主義的刻畫方式并不互相違背,而是以加法逐漸累積。“畢加索并不是一個接一個的風格,他所采用的更多是一種加法。他從不會拋棄任何一種風格,每一種風格都成為下一種風格的營養,”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藏品總監及此次展覽的策展人艾米利婭·菲利普(Emilia Phillippot)在接受《藝術新聞/中文版》的采訪時說道。這樣的策展理念避免了通常藝術史的書寫中對畢加索人生的過度簡化敘事,也揭示出一位更加鮮活多彩的現代藝術大師的天才生涯

歐洲現存的四座畢加索博物館

41國立巴黎畢加索美術館(Musée national Picasso-Paris),圖片來源:Wikipedia

此次展覽基于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Musée National Picasso)的館藏,遴選了103件作品。歐洲現存有四座畢加索博物館,法國有昂蒂布畢加索博物館(Musée Picasso Antibes),西班牙則有巴塞羅那畢加索博物館(Museu Picasso Barcelona),是唯一在畢加索生前便落成的,以及較近期揭幕的馬拉加畢加索博物館(Museo Picasso Málaga),而此次的重要合作方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的藏品數量為最大。

42“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展覽現場

由于受到法國法律政策的支持,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接收到很多畢加索后人以“代稅捐贈”(gift-in-lieu)形式贈予的原作,因此不僅藏有相當數量的來自畢加索所有時期的繪畫、瓷器、素描、雕塑等多媒介作品,并且擁有畢加索的信件、雜志文章、書籍等檔案,是全世界最具代表性的畢加索收藏,藏品的數量和規模也仍在通過購入和贈與等形式不斷增長。每年,國立畢加索博物館會接納來自世界各地約700,000至800,000人次的觀眾

 

拋卻復制品

以實物觀看畢加索如何朝向天才之路

43《自畫像》,巴黎,1901 年末,布面油畫,81 x 60 cm,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與UCCA的展覽類似,今年年初結束的巴黎奧賽博物館展覽“畢加索:藍與粉”(Picasso. Bleu et rose)同樣聚焦于畢加索的早期作品。事實上,近年來對于這位大師早期作品的關注和研究一直熱度不減。在過去,畢加索的藍色和粉色時期常常被視作原始主義和立體主義時期的鋪墊,從而并不常曝光于展覽和出版物上。但隨著對于藝術家早年創作研究的增加,過去無人問津的很多畢加索在19或20歲極度貧窮的狀況下畫就的藍色作品成為了炙手可熱的收藏品,如今在市場上也價格最高。菲利普認為,對于這些早期作品的觀看,也有助于我們更加深入地認知畢加索的現代性。

44

《古代石膏像素描習作》,拉科魯尼亞,1893-1894,紙上炭筆和黑色蠟筆畫,49 x 31.5 cm,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在中國,大部分人主要是通過復制圖像來認知畢加索,因而有深度接觸的主要是比較著名的繪畫作品,”菲利普在采訪中說道,“當我們去看畢加索的教育背景,就能更好地認識到他的藝術生涯軌跡。”此次展覽中最早的作品之一是畢加索在拉科魯尼亞美術學院接受訓練時完成的《古代石膏像素描》(Academic Study of a Plaster after the Antique,1893-94),在這幅作品中,觀眾可以看到畢加索對男體軀干的描繪技藝精湛,沒有任何比例和線條上的猶疑,是他在年輕時就取得了很高的學院派成就的證據。

45《砍頭人》(Le coupeur de têtes,1901),圖片來源:TANC

 

既有了這種技藝上的造詣,畢加索卻又心懷叛逆之心。展覽第一部分“早期畢加索”的最后一幅繪畫《砍頭人》(Le coupeur de têtes,1901)就表現出這種野心,上面描繪著一位戴禮帽的男子砍下多顆頭顱的血腥場景,而畢加索創作這幅頗具暴力感的作品時僅有20歲。“砍頭”具有對于法國大革命的明顯象征,意味著畢加索希望打破一切傳統,成為一位革命性語言的發明者。

 

46

畢加索(中)與卡薩吉瑪斯(右),攝于1900年,圖片來源:Eduard Vallès Archive, Barcelona

同一年,畢加索在巴塞羅那前衛藝術圈的摯友卡洛斯·卡薩吉馬斯(Carlos Casagemas)去世,此時他創作了繪畫《卡薩吉馬斯之死》(La mort de Casagemas,1901)。這一事件對于畢加索產生了極大的影響,畫中飽和的色彩和大膽的筆觸都成為了藝術家此后創作的前奏,也是這幅繪畫揭開了畢加索“藍色時期”的序幕。正如畢加索自己所言:“因為想到已經死去的卡薩吉馬斯,我才開始用藍色作畫。”

47《塞萊斯廷娜》(La célestine,1904)

 

藍色時期最晚期的杰作之一《塞萊斯廷娜》(La célestine,1904)描繪了一位患有眼疾的神秘婦人,則歷經了一次有趣的周折。1989年,《塞萊斯廷娜》及另一幅名作《皮埃萊特的婚禮》(Les Noces de Pierrette,1905)在拍賣會上被賣出,但由于法國規定名畫離境必須經過法國文化部特別批準,此事引發了當時的文化局長杰克·朗(Jack Lang)的介入。最終,《皮埃萊特的婚禮》得到允許離開法國,而《塞萊斯廷娜》卻被留在法國,進入了國立畢加索博物館的館藏。后來在對于《塞萊斯廷娜》的畫框進行研究過程中,人們發現了畢加索親筆書寫的銘文:Carlotta Valdivia。經查實,這位陰郁的獨眼老嫗是巴塞羅那一家妓院的老東家。因而,這一妓院主題也將藍色時期的創作和后來的許多描繪妓女的繪畫聯系了起來。

 

48《小提琴與樂譜》,巴黎,1912 年秋,紙板紙質拼貼畫,78 x 63.5 cm,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在展覽第3部分“驅魔人畢加索”和第4部分“立體主義者畢加索”中,畢加索的獨特的幾何藝術探索愈發受到來自非洲和大洋洲藝術的啟發,開始將人與物的形體以最為精簡的幾何形式予以概括,呈現的事物不僅是它們在人類視覺中的形象,更重要的是將它們轉化為人的感知中的一種熱烈的符號。畢加索筆下的少女、曼陀林、吉它都具有飽滿卻凹凸有致、變化多端的樣貌,其中寄寓了他對于生活浪漫而蓬勃的情感。

 

“多變畢加索”

互相交疊的風格

49

巴黎國立畢加索博物館中展示的《格爾尼卡》(Guernica)???Musée Picasso

 

展覽的第5部分名為“多變畢加索”,尤為生動地呈現出同時存在于畢加索身上多種看似矛盾的藝術語言,這也是此次“一位天才的誕生”展覽所希望呈現的重要理念。例如,藍色時期的很多憂郁思考又可以在著名的油畫作品《格爾尼卡》(Guernica, 1937)中找到,畫中扭曲的人和動物形體又一次蘊含著那種所有人都會生老病死的哲思、焦慮和悲愴。

50《吻》,穆然,1969年10月26日,布面油畫,97 x 130 cm,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在同一階段,畢加索可以有簡化的、動態的、堅固的立體主義造型,但是同時也可以有具有學院感的古典造型,”菲利普說道,“他的生涯的確呈現了一種加法的形態,具有多種技巧和多種形式,尤其是在他更晚期的一些作品中集體爆發出來。”在“多變畢加索”的展廳中的作品《靜物:罐子與蘋果》(Still Life with Pitcher and Apples,1919)在同時期的許多典型立體主義繪畫之間顯得尤為突出,它運用了非常精細的古典陰影和透視手法來表達水果和容器的體積,極其恬靜和優雅。

51“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展覽現場

 

與此同時,雕塑和素描作為一種技藝也在這場展覽中得到了重要的呈現。事實上,畢加索不僅僅是一名畫家,他在生命的更晚時期也涉足陶藝、攝影、戲劇舞臺和電影。“對于我來說,展示他不僅限制在繪畫,而是在所有領域的實驗是很重要的,”菲利普表示。事實上,畢加索的雕塑和繪畫之間也有著非常深刻的互文關系,例如1906年的《自畫像》(Auto portrait,1906)中的人體表達就具有很強的雕塑性,其肌肉感堅固而具有雕鑿的簡潔塊面感。盡管畢加索并不常常被認為是一位雕塑大師,但雕塑的手法對他的繪畫具有相當程度的啟發作用,并且是使得他的繪畫語言更加精煉的重要元素。在畢加索的靜物中,葉片常常具有金屬的鑄造感。葉片本應是平面的,但畢加索將它扭曲后造成了三維的效果。這在當時的藝術語言中顯得尤為特別,因為雕塑的教學所涉及的容積營造主要是運用挖空或鑄造的方式,但很少涉及對于平面或物體的變形。

52《習作》,1920,布面油畫,100 x 81 cm,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而多風格共存的最佳的范例則是1920年的繪畫《習作》(études,1920)。這件作品是對于不同類型的復雜拼貼,畢加索在創作時沒有在經典具象和立體抽象之間作出任何選擇,而是決定表現畫面的最佳方式就是把兩種語言同時進行運用。這幅畫面中,既有畢加索自己常用的古典樣式女性側臉,也有奧古斯特·雷諾阿(Auguste Renoir)的舞者主題,更有桌上的靜物。

53《閱讀》,波格魯,1932年1月2日,布面油畫,130 x 97.5 cm,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對于自身風格的多樣性,畢加索自己有著非常深刻的認知,他曾表示:“從根本上看,我也許是一個沒有風格的畫家。風格這種東西,通常將藝術家年復一年,有時甚至是一輩子,限定在同一個視角、技術與程式里……我變化與移動得太快。你看到的是此刻的我,而這個我已經改變了,去到了別的地方。我從不停留在一個地方,這也就是為什么我沒有風格。”

 

作為展覽核心部分最末的1921年,正是畢加索第一個創作周期的節點,根據傳統的斷代敘述,畢加索就是在此時正式地成為了一位先驅式的人物

54《〈阿維尼翁的少女〉習作:蹲下的女子頭像》,巴黎,1907年6月至7月,紙上水粉畫,63 x 48 cm,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798是一個非常有活力而快速發展的藝術區域,這里具有非凡的創造力,在這里呈現畢加索是非常有趣而令人興奮的,”策展人菲利普在談到此次展覽合作時表示。展覽中畢加索繪畫的復雜性和交錯的矛盾性顯示出對現代性的激進追求,挑戰一切既定的分類,拒絕被限制在任何固化的風格和傳統中。她既而言道:“無論在何時我面對畢加索的作品,都會感覺到一種無盡的樂趣、靈感、提問,這些元素也一直和當下的歷史、政治、美學觀念密切相關,展示畢加索就意味著提出新的思考、新的闡釋、新的激情,我認為它們是永恒自新的。”(采訪、撰文/黃格勉

?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

?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15/06/2019 – 01/09/2019

*如無特殊標注

圖片均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提供

安東尼·葛姆雷或許是一千多年來重返這座希臘荒島的第一位藝術家

在古老的洞穴、露天集市和雕塑之間,安東尼·葛姆雷如何讓荒蕪的希臘小島重現生機

TANC VIDEO | 影像之選
PHOTO GALLERY | 圖片專題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

新疆35选7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