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我們

《藝術新聞/中文版》由現代傳播集團與 The Art Newspaper 的國際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創刊以來,在中國藝術領域的爆發期,以其國際性、專業性與前瞻性的發展定位,取得了長足而迅速的發展,不僅成為華語世界發行量最大的藝術媒體,同時推出的數字版“藝術新聞iArt”也是移動客戶端下載量最大的中文藝術媒體,每日更新的數字媒體App “iArt藝術新聞”與微信公眾號“藝術新聞中文版”在藝術圈具有深入而廣泛的影響力。


聯系我們

《藝術新聞/中文版》
北京市朝陽區工體東路甲2號中國紅階1座4樓 郵編: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email protected]

廣告

國際客戶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email protected]


國內客戶經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email protected]

主編來信 | 一個“達芬奇”式文藝復興人的養成

Jun 16, 2019   葉瀅

但愿在這個時代,能出現更多像斯福爾扎公爵這樣的贊助人、更多像弗朗切斯科和安德烈亞這樣的的同道者。回到那樣一個時代,在諸多的文藝復興人中,達芬奇這位文藝復興巨人的養成并非偶然。

44葉瀅

《藝術新聞/中文版》主編

預定觀看《最后的晚餐》并不容易,至少要提前一周到一個月,但在現場看到這幅可能是全世界最為著名的壁畫時,它比想象中更模糊,更昏暗。作為文藝復興極盛時期的標志,這幅壁畫完成的時間約在1494至1498年間,而在其后的500多年間,它經歷的損傷和修復過程,可能讓我們面前的這幅壁畫與原作已相距甚遠。

45

米蘭圣瑪麗亞感恩教堂(Santa Mariadelle Grazie)內的《最后的晚餐》,圖片來源:Regione Lombardia

1494年,列奧納多·迪瑟皮耶羅·達芬奇(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接到圣瑪利亞修道院(Santa Maria delle Grazie)的委托、并于1498年在教堂內的多明我會飯廳內(refettorio dei padri Domenicani)繪制完成了《最后的晚餐》。

關于《最后的晚餐》的透視法則、構圖原則、藝術表現手法與達芬奇的工作過程,已經被藝術史學家們在500年多年來一再解讀。

46

列奧納多葡萄園(La Vigna Di Leonardo),圖片來源:Fondazione Piero Portaluppi

圣瑪利亞修道院幾經毀壞與修葺,今天仍在使用,與修道院一街之隔重修的列奧納多葡萄園(La Vigna Di Leonardo)——這里也曾經是列奧納多繪制《最后的晚餐》時居住的地方——來自佛羅倫薩地區的達芬奇,卻在米蘭留下了絕大多數作品,在文藝復興高峰期,米蘭聚集了諸多“集工程師、建筑師、藝術家于一身”的文藝復興人,“天才”的達芬奇是這群能人中在當時和后世中最被推崇的一個。

47

安波羅修圖書館(Biblioteca Ambrosiana)與安波羅修美術館收藏有達芬奇的“大西洋古抄本”和他的作品《音樂家肖像》,攝影:葉瀅

造就這樣的“群星燦爛的時代”的贊助人,是被意大利史學家吉羅拉莫·蒂拉博斯基(Girolamo Tiraboschi)稱為“(米蘭)歷史上最好的一位君主”的米蘭公爵盧多維科·斯福爾扎(Ludovico Sforza) “他延聘的那么多名建筑師和畫家,使米蘭的音樂、美術、建筑達到登峰造極的光輝”。1482年春夏,列奧納多在盧多維科的邀請下來到米蘭,而他當時是以軍事與工程為特長向公爵做的自我推薦。

48

Ludovico the Moor的米蘭公爵盧多維科·斯福爾扎(Ludovico Sforza)肖像, 1494–1495 (Pinacoteca di Brera in Milan)

工程師達芬奇在米蘭參與了軍事裝備的制造以及水利工程的修建(米蘭運河及其水閘),藝術家達芬奇除了繪制《最后的晚餐》,還完成了《音樂家肖像》《抱銀鼠的女子》《哺乳圣母》《美麗的費隆妮葉夫人》等多幅繪畫。

49

斯福爾扎城堡(Castello Sforzesco)外觀,圖片來源:TripAdvisor

建筑與設計師達芬奇擔任了多莫大教堂(Duomo)主塔的建筑顧問和斯福爾扎城堡(Castello Sforzesco)的裝潢總監,他還為公爵制作了大量大型演出舞臺和布景。在米蘭前后20年,是達芬奇作為一個全能型的文藝復興人展示才華的高峰期。

50

51 52斯福爾扎城堡(Castello Sforzesco)的達芬奇裝飾細節,圖片來源:Castello Sforzesco

“每當他遇到問題,他不依賴權威,而是通過實驗予以解決。自然界里沒有一樣不引起他的好奇心,沒有一樣東西不激發他的創造力,他解剖過三十多具尸體去探索人體,他是觀察孩子在子宮發育奧秘的先驅者之一;他研究過水波和水流的規律;還長年累月地觀察和分析昆蟲和鳥類的飛翔,這有助于他進一步設計飛行器”。在最新的達芬奇傳記中,作者沃爾特·艾薩克森這樣寫道。

53

達芬奇的解刨學手稿,圖片來源:Wikipedia

充滿好奇心的達芬奇并非是孤立的存在,在他的時代,還有一群與他一樣兼具多方面才能的文藝復興人。達芬奇留存的最為著名的一幅素描《維特魯威人》,是他對“完美的人”的描繪,而這個題材在他的時代也被一再繪制,它的靈感和啟發來自于“同時期的知識再發現“。約生于公元前80年的馬庫斯·維特魯威·波利奧所著的《建筑十書》,在15世紀早期和許多古典作品一起被重新發現和整理——文藝復興就誕生于這股古代典籍再發現的風潮。

54達芬奇留存的最為著名的一幅素描《維特魯威人》,圖片來源:Wikipedia

根據維特魯威在《建筑十書》中的描述,達芬奇繪出了完美比例的人體。這幅由鋼筆和墨水繪制的手稿現存于威尼斯學院美術館。“人,可以被稱為一個小世界,整個世界的完美都體現在他的身上”,與達芬奇同時期的弗朗切斯科這樣描述“維特魯威人”,弗朗切斯科也是一位“集藝術、工程和建筑才能于一身的典范”。列奧納多的另外一位密友賈科莫·安德烈亞也根據維特魯威的描述畫過一幅草圖。但同這兩位朋友相比,列奧納多的版本“無論是科學的準確性,還是藝術的獨特性”“都處于一個完全不同的境界”。

55

達芬奇飛行器設計手稿,圖片來源:ResearchGate

在古典的智慧與思想被重新發掘,并在當時的能人們之間傳遞時,達芬奇很幸運地成為了當時的“文藝復興”傳導中上最美妙的一環。

在艾薩克森所著的達芬奇傳記中寫道“像米蘭的這種文藝復興的宮廷里,各類人才聚聚在一起,不僅促進了思想交流,還便于共同激發靈感 ,除了大批的音樂家和慶典表演者,斯福爾扎宮廷海供養了建筑師、工程師、數學家、醫學研究者和形形色色的科學家,他們不僅幫助列奧納多完成了他的繼續教育,也讓他的好奇心得以盡情釋放。”從蜻蜓的翅膀的顫動到云的流動,從眼睛如何觀看客觀世界的動態捕捉到孩子在子宮內的成長過程,好奇心無所不包、但沒有接受過拉丁文等經院教育的達芬奇,在這樣的聚會與辯論中,吸收到了不設邊界的營養。

56

達芬奇裝飾的斯福爾扎城堡(Castello Sforzesco)內部,圖片來源:Castello Sforzesco

這樣的智識基礎與融匯,也許為文藝復興之后的米蘭在科技與工業發展中帶來了更趨于現代的起點。今年,斯福爾扎城堡也在舉辦一場達芬奇紀念展,這個在當時更多用于軍事與防御功能的城堡絕大部分是損毀之后重新建造的,在熙熙攘攘的游客之中,或許很難捕捉到達芬奇和他的朋友們在此嶄露才華、辯論與創作的氛圍。今日更為新潮而現代的米蘭,與其他的意大利城市相比,與昨日的距離似乎更遠。而它當年的開放、多元與寬容,可能是今天的米蘭與佛羅倫薩、羅馬相比更為當代的緣由。

57

圣馬烏里齊奧教堂(Chiesa?di San?Maurizio)里的作品來自達芬奇的一些學生,包括BernardinoLuini和他的兒子AurelioLuini 以及他們的同時代人,攝影:葉瀅

距離達芬奇繪制《最后的晚餐》的圣瑪利亞修道院不遠,在同一條古老的街道上,會經過圣馬烏里齊奧教堂(Chiesa di San Maurizio),在這里,不必提要一個月預定,也能自由出入看到倫巴第地區16世紀最美妙的壁畫,這些作品來自達芬奇的一些學生,包括伯納迪諾·盧伊尼(Bernardino Luini)和他的兒子奧雷利奧·盧伊尼(Aurelio Luini)以及他們的同時代人。

在游人不多的教堂內,被如此高密度的壁畫包圍時,一位年輕的老師正在給學生們講解這里的壁畫和這個時期的藝術史。這些年輕人中,會產生這個時代的達芬奇嗎?如果達芬奇生活在今天,他會做什么?

58

黑特·史德耶爾(Hito Steyerl),《萊昂納多的潛水艇》(Leonardo ?s submarine),2019年,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綠城花園展覽現場,圖片來源:La Biennale di Venezia

我把這個問題提給了遠在美國、畢業于MIT媒體實驗室的藝術家劉昕,“他可能想要做太空探索,又想去南極考察冰川”,她又補充了一句,“他也會在藝術市場里,但又不滿足于此”。另一位從倫敦回到上海的藝術家郭城也工作在科技與藝術交界處,他給我的回復是——“得看他有沒有運氣突破學科的壁壘”,在這個時代,達芬奇“也許他會變成喬布斯”。

59

達芬奇《蒙娜麗莎》于盧浮宮,圖片來源:法新社

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心目中的達芬奇。500年后,還能產生孕育達芬奇的土壤嗎?還會給一個自學成才者成長為跨越學科邊界的全能通才的成長空間嗎?他會得到贊助人或者市場的支持嗎?但愿在這個時代,能出現更多如斯福爾扎公爵這樣的贊助人、更多像弗朗切斯科和安德烈亞這樣的的同道者。回到那樣一個時代,在諸多的文藝復興人中,達芬奇這位文藝復興巨人的養成并非偶然。(撰文/葉瀅)54

TANC VIDEO | 影像之選
PHOTO GALLERY | 圖片專題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

新疆35选7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