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我們

《藝術新聞/中文版》由現代傳播集團與 The Art Newspaper 的國際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創刊以來,在中國藝術領域的爆發期,以其國際性、專業性與前瞻性的發展定位,取得了長足而迅速的發展,不僅成為華語世界發行量最大的藝術媒體,同時推出的數字版“藝術新聞iArt”也是移動客戶端下載量最大的中文藝術媒體,每日更新的數字媒體App “iArt藝術新聞”與微信公眾號“藝術新聞中文版”在藝術圈具有深入而廣泛的影響力。


聯系我們

《藝術新聞/中文版》
北京市朝陽區工體東路甲2號中國紅階1座4樓 郵編: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email protected]

廣告

國際客戶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email protected]


國內客戶經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email protected]

中國設計之花何時開放

Jan 01, 2015   藝術新聞/中文版

20130307020110575

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上,李寧在鳥巢上方懸空奔跑一時傳為佳話。2009年,由他創立的李寧有限公司在此基礎上更進一步,在產品設計、品牌和公司形象上進行全新的改造。接下來,該公司開始向國際擴張。

舉辦奧運會之際,在全世界的想象中,中國正如新星般冉冉上升。旁觀者驚訝于奧運時代中國所展現的巨大潛力和復興希望。中國政府則希望把“中國制造”變為“中國設計”。對于深陷金融危機泥潭的全球經濟來說,這樣的轉型似乎合理而又有吸引力,而且令人振奮。

在美國品牌咨詢公司Ziba的幫助下,李寧似乎也準備好成為中國首批獲得國際市場認可并以設計為驅動力的國際品牌。公司毫不掩飾自己的雄心壯志,甚至還在耐克(Nike)的老家——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市建立了設計工作室。

然而,三年之后,李寧公司并未實現業務擴張,反而不斷萎縮。它不僅沒能征服海外市場,國內份額也一再下降。該公司目前陷入困境無疑有很多復雜的原因,而且其中許多和設計無關。但回顧李寧的奮斗過程,一個問題反復出現,那就是為什么甚至連中國消費者也不買中國設計的賬?

實際上,李寧公司并非特例。雖然企業投入了數十億元資金,召開了無數次會議,展示了不計其數的演示文稿,還有數百家設計院校培養了數萬名畢業生,并且政府在不停地宣傳并發布指導意見,“中國設計”一直都沒有多大起色。

對政府決策者和企業經營者來說,這是個問題,原因是他們認為設計是一條關鍵途徑,它能讓中國沿價值鏈向上攀升,能提高企業利潤率,能更多地進行創新,進而實現長期繁榮和社會穩定。而在我看來,這項計劃的擬定方向就是錯的。

設計并不單單是好的款式、功能或外形——雖然出眾的設計確實都具備這些品質。盡管一些顧問、機構甚至設計者可能持不同意見,但設計肯定不光是給產品帶來附加價值。在我看來,這種想法本身就不正確,持這種觀點的人在任何情況下都注定要失敗。政府和企業把設計強調為經濟動力,但它們搞錯了順序——首先需要有出色的設計,隨后才能順利轉化為收入。

20130307020111258

那么,“出色的設計”是怎樣出現的呢?這讓我想起了幾年前我在紐約參加的一次午餐會。與會者中有一位知名零售企業的高層人士,他所在的公司因重視設計而獲得嘉獎。但他的話讓我感到意外,他說:“我們的一大問題是怎樣才能讓自己變得更加真實?”一家公司不能“變得”更加真實,你要么是真實的,要么是不真實的。同理,靠宣傳口號無法完成從“中國制造”到“中國設計”的轉變,因為設計的核心是可信度。它關乎價值、工藝和方法,這些價值、工藝和方法能讓其作用對象體現出一種文化的信仰、觀念和靈感,這個對象可以是產品、品牌,或者在我看來,甚至可以是一個社會。在此,文化可以是一家企業的文化,也可以是一個民族的文化。可信度是指讓人們信任一種設計,就消費品而言,這種信任能讓人們花更多的錢來購買它。成功創造出可信的偉大設計后,公司或國家能夠也應該從中獲利。但首先要有可信度。在食品安全問題泛濫、腐敗報道層出不窮以及社會信任度普遍下降之際,可信度是今日中國的短缺資源。你不能僅僅聲稱自己會變得可信,就像你不能只在口頭上說自己會變得成熟和理性一樣。你必須通過一貫的行為來證明這一點。人們經常問我,中國的設計之花為什么一直沒有開放,尤其是考慮到中國有豐富的文化遺產和大批聰明、勤勞的工作者。確切地說,中國的設計市場還不是很成熟,盡管蘋果(Apple)、無印良品(MUJI)和耐克(Nike)等外國品牌都已在此茁壯成長。那么,“中國品牌”出了什么問題?

就中國遭到批評最多的“山寨問題”,并不讓我那么擔心。幾乎所有國家,無論是上世紀初的美國還是二戰后的日本,在其發展過程中都曾多次出現山寨階段,成為創新強國都是后話。

坦白地說,讓我更擔心的是更為貼近中國社會核心的一個問題。也許這樣說顯得相當抽象,但正如上文所述,設計所體現的正是孕育它的文化。因此,一種健康的設計文化需要一個健康的社會。戰后美國設計全盛期的興起正是源自一個具有高度樂觀主義的時代。在這個階段,優秀的設計作為賦予大眾的一種權利而得到推廣。無論是成型膠合板制作的Eames椅子,還是設計大師拉素·萊特(Russel Wright)設計的色彩繽紛的陶瓷制品,體現的正是當時美國健康向上、積極進取和人人平等的精神。幾乎同一時期,意大利的設計象征了這個國家從戰爭的灰燼中重新站了起來,同時打算重新詮釋其豐富多彩的設計傳統,完成這項工作的是一些小型私營企業,它們有熱情,也有資金來實現遠大的愿景。

20130307020111431

今天,我們聽到了許多關于“中國夢”的話題。但對這個夢的描繪還不夠有吸引力,設計作為一種價值體系——而非經濟動力——融入這個夢想的話題被談得更少。我相信,要讓“中國設計”聲名遠播,就必須要有一個切實可行的“中國夢”。而問題在于,除了“有錢”和“有權”以外,還沒有其他具有普遍吸引力的詞匯來描述這個夢。而這兩種價值往往無法孕育出有實質意義的設計。

透過形式和表象看問題,從外在因素所代表的通用知識中發掘出深刻的意義,在中國具有長久的傳統。這一點很出色,應當得到保留。但這種做法與全球設計界的關聯度有限。

換句話說,現在應該把“中國”的含義延伸到字面和比喻層面之外。舉例來說,幾乎全世界都欣賞中國明代座椅之美。20世紀中葉,丹麥傳奇設計師漢斯·韋格納(Hans Wegner)就是受到中國明代座椅的啟發,才設計出了他最著名的椅子作品之一。不過,雖然這件事驗證了明代座椅永恒的簡約和雅致,而且眾多中國設計師如今都在重新詮釋這種美,在這方面,仍有探索的空間。

20130307020111613

與此同時,在追求“中國設計”的道路上,人們往往過度依賴對意念的表面應用,好像光靠解構格柵或加上一條龍就足以讓某物具有中國味道了。20世紀日本設計成功吸引了世界的關注,它不是通過簡單的添加鶴和菊花,而是通過對傳統原則——像簡潔或殘缺之美的現代表達。同樣的,中國設計也要對中式意念進行更嚴格的再評估,而不是一味依賴所謂的中國特色主題,才有益于中國設計的發展。若意念本身無法避免,則需更深刻地理解它們的本質。例如,不是涂點紅的東西就叫中國了。為何不研討一下顏色在中國的意義,并在此基礎上探索新的領域?

有些東西比其他東西更令人垂涎是有原因的,即便它們可能看起來大致相同。究其原因,這又是可信度的問題。這種可信度源自于這些東西背后的故事。

在如今的中國,人們往往過分強調結果,而不重視實現這些結果的過程。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釋為何一切“中國的”東西都有著那么低的可信度,包括設計在內。我們都知道,中國產品的低質量和急功近利已經名聲在外(無論是否確有其事)。但我們也都知道,情況并非總是如此。

實際上,在人類歷史的大部分歲月里,中國都在制造著世界上最好的商品。如今,很多設計師和其他人士對傳統中國手工藝重拾興趣,并想方設法賦予它現代的表達,這讓人感到非常鼓舞。不過,我認為設計師們從傳統手工藝中能學到的遠不止技術。手工藝從根本上是一種創造行為,是對創造過程的尊重。創造過程體現的價值要超過創造出來的東西。不管你是在做什么,這都會不斷提高對手工藝品本身以及所采用工藝的認識。我稱之為“工藝思想”。對我來說,它不僅適用于茶壺和椅子的制作,也適用于網站、城市甚至整個社會的建設。這些都存在著內在聯系,也是樹立信譽的方式。

建立信譽的第一步是不再空喊口號,目前的領導層也正在嘗試做到這一點。從某種角度講它就如同設計觀。你甚至可以將它稱為工藝思想的一個例子,它重實質而輕形式。從本質上來說,設計是一種樂觀的努力。考慮到中國仍然是一個樂觀的國家,我堅信它有一個光明的未來。套用馬克·吐溫(Mark Twain)的名句:“只要有更好的設計,世界的機遇就將紛至沓來。”撰文/陳伯康

本文來自商業周刊中文版

為什么校友關系是藝術家成功的關鍵?

美國數家商業大畫廊所代理的藝術家中80%畢業于哥倫比亞大學和耶魯大學,博物館、畫廊與學院的無縫結合,塑造了一個有著統一趣味的緊密圈子。

TANC VIDEO | 影像之選
PHOTO GALLERY | 圖片專題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

新疆35选7预测